苏婷七

《把他还给我》024.

三年,吴邪重复着一样的生活,医院里面的人都确认了张起灵变成了植物人,苏醒的几率很小。
吴邪从一开始的跟张起灵能扯一大堆废话,慢慢的变得沉默了。
除了重复昨日的工作之外,就是坐在床边发呆,时不时的还会被泪水迷眼。
解雨臣他们也来看过张起灵,每次见到吴邪哭泣的样子,解雨臣都记得想不顾一切的过去打一顿在床上躺着的张起灵。
在吴邪又一次的趴在张起灵身边睡着迟了回家的日子之后,吴妈妈来了。
“小张啊,这三年,吴邪对你的感情,我都看在眼里,虽然我逼着他去相过亲,但他总是说着‘我除了小哥谁都不要’这种话,我虽然想让吴邪去过普通的生活,可是现在,我更希望吴邪能够得到自己的幸福。”
“我是个做妈妈的,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过的好,我未曾见过你为吴邪付出过什么,甚至是都未见过你与吴邪一起出现,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不代表吴邪的看法。”
“无论你对吴邪怎样,只要吴邪喜欢你,我……我也就不反对了,只要你能对吴邪好,只要能让吴邪开心的笑着,那我便没有什么不同意的。”
吴妈妈说完,沉默了良久,帮吴邪盖上了外套,推门离开了,没看见吴邪闭着的双眼内淌出的泪水,自然也没有看到张起灵微微动了动的眼皮。
“张起灵,我从小跟着吴邪一起长大,吴邪跟我提起过你,穿着军服的小哥哥,以前打算当米虫的吴邪见了你之后就决定去考警校,对于吴邪的事情,我自然是支持的,但是,你让吴邪这么难过,我是不能忍受的,吴邪已经苦了十年了,他以后的日子是要幸福的,你若是懂我说的话的话,就醒过来吧,不然,小爷我就是掀了阴曹地府,也要抓着你的魂儿揍一顿。”
“嘿,瞎子我也不说什么,我媳妇儿决定的事儿,就代表了我的决定,吴邪好歹也算瞎子我的半个徒弟,你让我徒弟这么难过,也忒不靠谱了。”
“胖爷我跟小天真虽然不是发小,但也算是过命的兄弟了,胖爷很欣赏小天真这样的人,小哥你也算是咱的兄弟了,可不能再让小天真受苦了,他受的苦够多的了,你就赶快回来吧,别让小天真整天为了你操劳,你瞅瞅,都把小天真累的瘦不拉几的。”
次日,张起灵有反应的消息传遍了警局,无数的人带着礼物去看望张起灵,却久久不见吴邪的身影。
张起灵坐在床上,眸子里充满了淡漠,病房内摆满了鲜花,可他,始终没有看到他想见的人。
最后,不知道是谁把躲在外面偷看的吴邪一把推了进去,其他的人都各自退场,独留吴邪和张起灵在病房内面面相觑。
“那啥,你醒了啊。”吴邪尴尬的挠了挠头坐到床边的凳子上。“医生说你恢复的挺好的,挂点葡萄糖就能回家了。”
“吴邪。”
“嗯?”
“过来。”
吴邪慢吞吞的晃到张起灵的病床前,“怎,怎么了?”
“带我回家。”


【END】

《把他还给我》023.

张起灵抓狂了,揪着那名捅伤吴邪的人往死里打,鲜血染红了张起灵的拳头。
张起灵本身就被袭击了后脑,如今再如此行事,没多久便陷入了昏迷。
随后敢来的吴三省小分队与A区警队一起,通过吴邪传回来的决定性证据,裘德考被举行了枪决。
吴邪救回来了,张起灵却正在度过危险期的时间中。
吴邪伤若再深一分一豪,那便真的是危险了,救回来了,脖子上却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痕,如同吴邪的左臂一样,上面除了自己划伤的,再加上打架那天与人交手所割伤的地方。
吴邪数了数,整整十七刀。
吴邪出院了,张起灵没有度过危险期,成为了植物人。
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睡着的张起灵,两眼就被模糊了。
他一直记得张起灵,那个小时候他所向往的那名小警察,而那日在B市看到张起灵穿警服的样子,吴邪就确定了张起灵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哥哥。
“小哥,你本来就话少,现在还这么贪睡,是想当个睡美人吗?”
“小哥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啊,我想当警察,就是因为看你穿警服的样子特别的帅……”
“小哥,你醒一醒,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……”
张起灵没醒,在外面等待着的胖子却哽咽了。
“小天真苦了十年,如今,还要跟小哥分开……唉……造孽啊……”

吴邪顺利的出了院,拒绝了吴三省回到警局的邀请,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小店,警局里为吴邪送去了很多的勋章以及锦旗。
吴邪妈妈知道吴邪所做的一切之后,忍不住骂了吴邪许久许久,可看到吴邪身上的疤痕之后,又忍不住的痛哭出声,抱着吴邪哽咽的说不出话,半晌才挤出一句,
“孩子,苦了你了……”
在最恨的人面前还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苦了你了。
卧底这么多年还被人误解,苦了你了。
受了这么多伤的时候妈妈不在你的身边,苦了你了。
吴邪想说‘没关系’,可还是忍不住的哽咽,因为,真的很难过啊……
只身一个人,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还要扯着笑脸陪笑,真的……
很累……

吴邪每天的日常是去看看张起灵,帮张起灵擦擦身子,跟张起灵说说话,下午陪着妈妈去买菜,晚上吃完饭之后再去看一遍张起灵,之后就回家睡觉。
无数次的夜里,吴邪都能梦到张起灵对自己笑着挥手说再见,虽然他从未看到过张起灵的笑脸。
又一次,吴邪随着妈妈去公园散步,看着在一旁玩着警匪游戏的小朋友,突然泪水就糊了眼,吓了吴妈妈一跳。
吴妈妈拍着吴邪的肩膀,轻声问着吴邪哭什么。
“妈……”吴邪控制不住泪水的流动,声音苦涩,“你小时候不是说,我如果哭的话警察叔叔就会来把我带走吗,那,那如果我现在哭的话,小哥会不会回来把我带走……”
吴妈妈一愣,瞬间就红了眼眶,抓住吴邪的手,久久不能言语。

《把他还给我》022.

说到底,吴三省还是很懂吴邪的,吴邪已经忍了十年了,他已经不想再忍了。
夜,吴邪直接偷溜进了裘德考的资料室,那里是没人可以进入的,在吴邪翻找资料,拍照,发送到解雨臣那里的同时,张起灵也在赶往A区的路上。
吴邪没有猜错,那些资料全部都是直接指向裘德考的证据,如此顺手的得到,也不过是因为吴邪很受信任的缘故吧。
现如今的证据,足以让裘德考被枪决了,只是,吴邪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“是我失策了,没想到你会直接将证据送出去。”裘德考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“原本以为你只是会带着证据离开,看来我要准备离开这个国家,回到我的母国了。”
“裘德考?难怪这么顺利,看来你早就怀疑我的身份了?”吴邪耸了耸肩,手下的动作丝毫未停,嘴里还时不时的跟裘德考聊聊天。
“也不是一早,只是从吴先生出现在B区跟吴三省聊天的照片传送到我这里的时候,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了。”
“啊啊,那也不算早。”吴邪轻笑了一下,把资料放回了原位,手中握着手机翻看着上面的照片,“看来你的罪证还挺多的。”
吴邪在关上手机的时候,对解雨臣发出了最后一条消息。
‘我暴露了,再见。’
解雨臣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,猛地站起来,凳子倒在地上发出了‘砰’的声响。
“快召集警队!告诉A区待命的人!可以进行抓捕了!证据全部都搜集齐了。”
“齐了就齐了,那么着急做什么?”黑瞎子不解。
“吴邪暴露了!”
解雨臣的一句话让整个警卫室都热闹了起来,没几秒便是一阵嘈杂的吵闹声,警车几乎全部出动,直奔A区。
裘德考的人已经包围住吴邪了,吴邪一边向外逃着,一边打斗,期间挨了不少的刀子,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,裘德考的人也慢慢的变多了。
倒下了不少的人,吴邪的身上挂彩的地方也很多,就在吴邪决定放弃的时候,大门被打开了。
张起灵的身影出现在了吴邪的眸中。
“小哥……”
“吴邪,起来。”
张起灵一边搀扶着吴邪,一边打着那群人,他现在不能离开,起码得撑到A区的警队过来。
张起灵再强,也是个人类。
一个人单挑一群,渐渐的也出现了体力不支的情况,更何况对方还有武器。
突然之间一个棍子对着张起灵的后脑就轮了过去,张起灵被打的脑袋发蒙,闷哼了一声,这才单膝跪到了地上。
其他的人眼瞅着张起灵倒下了,拿着匕首就挥了过去,吴邪心急,之间挡在了张起灵的面前,匕首从吴邪的脖子处划过,鲜血瞬间便喷涌了出来。
A区的警官瞬间就出现了,有了警官的加入,张起灵他们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,张起灵看着吴邪倒在自己的面前,从脖子处不断的涌出鲜血,气的抓狂,声嘶力竭的吼声响彻天际:
“吴邪——”

《把他还给我》021.

一切来的太突然,吴邪只甩了给吴三省一条‘我去A区’的短信就准备跑路,想了想,之后还是给张起灵留了张字条。
‘我要离开一段时间’
吴邪赶去汇合的路上很激动啊,简直是超级的激动,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去A区,成功的日子应该不远了。
到达汇合点之后,众人都紧张兮兮的,唯有吴邪一副淡然的样子。
“关爷,你为什么不急?”
“急什么?”吴邪靠在车背上,“我连发生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就被卫爷叫到这里来了,去A区做什么?郊游么?全伙计放假日?”
“……”那伙计无语的挠了挠头,“B区被警察剿了,有伙计传来消息让我们快转移,卫爷跟总部联系了一下,总部便让我们直接去总部。”
“意思是要放弃F区了?开什么玩笑?”吴邪踹了一脚前面座位的椅子,“老子他妈的辛辛苦苦打拼了这么多年,就这么放弃了?”
“关小子,不是放弃,只是暂时撤退。”坐在前面的卫爷听到吴邪的骂声叹了口气,开口劝,“虽然我也不是很乐意,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,没办法。”
吴邪烦躁的抓了把头发,往椅背上一靠,“睡觉了,别烦我。”
天知道吴邪现在有多兴奋,总感觉证据就在眼前。
吴三省收到消息的时候,张起灵已经离开了,警队里只剩下了知情人士,吴三省气的都想摔手机。
“这小子,竟然擅自就决定跟过去了!”
“三爷,您先别急着生气。”解雨臣没心思玩手机了,“小邪不是鲁莽的人,他都在里面淌了十年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
“说起来,究竟该不该告诉张小哥真相?”胖子叹了口气,“现在他应该不需要监视小天真了吧。”
“你们不懂。”吴三省叹了口气,“我就怕吴邪心急,他恐怕现在就有直接去找证据的心思。”
坐在办公室里面的三个人互相看了几眼,而后都心照不宣的在心里确定了吴三省的这个想法。
如果是吴邪的话,还真的是很有可能。
张起灵看着放在客厅茶几上面的纸条,也确定了F区收到消息的想法,既然吴邪不在了,那他也没必要在这里住着了,只是……
张起灵坐在沙发上,无力的垂着头。
为什么他会不想走呢……
吴三省最后还是给张起灵去了电话,将一切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张起灵,包括吴邪的真正身份。
张起灵听到之后心里也是波澜不惊,他记得年幼的时候,跟这个所谓的吴邪在一起玩耍过,只是……
他已经遗忘了记性的那个少年,只记得那笑容很明媚,而如今的吴邪……
张起灵突然勾了勾唇角。原来,在不知不觉中,吴邪已经将真实的自己暴露在张起灵的面前了啊。
从接纳他,让他进家开始,受伤了帮忙包扎,一同去看吴邪的父母……
张起灵扶额。难怪会感觉吴邪的妈妈很眼熟,难怪看到吴邪受伤会很难过,原来吴邪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孩子……
那个只让张起灵看了一眼,便悄悄的放进心里的孩子。

《把他还给我》020.

人死了,消息却传递出去了,吴邪把这个手机揣进了兜里,说不定能查出些什么。
警队的人有一部分从楼下跑了下来,吴邪还没细看,便感觉到了一阵腿风,吴邪后退闪开,余光瞥见了张起灵身着军装的模样。
啧,还真的是挺帅的。
吴邪把鸭舌帽的帽檐压的低了些。哪怕是胖子他们出现在这里也行啊,怎么偏偏是张起灵……
吴邪皱着眉头,一边闪躲着张起灵的攻击一边思考着方法,想了许久,突然听到楼上的一句,
“打完收工——”
忍不住‘噗嗤’的笑了出来,一听那声音就是胖子的。
现在应该是大部队过来了,是不是该先逃开?等他们回去了再汇报?那样的话说不定F区的人都转移了,应该会有留下等自己的吧?
吴邪来不及细想,直接从破碎的玻璃处闪身跑了,在远处看着吴三省他们压着一堆的犯人上了车。
吴三省上车之前看了眼手机,发现了有关吴邪的未接来电以及未读短信,将那唯一的一条短信打开之后便是:
“三叔,我在拐角处。”
吴三省抬头看了一眼,一抹黑色的身影往小巷子的深处走了去,吴三省让他们把犯人带上车,自己走了过去。
张起灵看到了,也没问做什么,继续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发呆。
刚刚的那抹身影,总感觉好熟悉……
“你怎么跑到B区来了?!”
“我要是不来,你们就等着支援的人过来把你们剿了吧。”吴邪没好气的把手机甩吴三省,“我想起来今天有F区的人过来交接,B区跟A区的距离很近,想要支援用不了多久,若是B区的人拖一会儿,你们现在就完了。”
“那也总比你暴露了好!吴邪,你别忘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。”吴三省皱着眉头,“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打了进去,你别暴露!”
“不会的。”吴邪泄了气,“我就是来告诉你,F区的人可能转移了,你赶紧打警局电话让他们去抓人。”
“小崽子你怎么不早说?!”吴三省对着吴邪的脑瓜子就是一巴掌,直接摸着手机跑出去打电话去了。
吴邪看着吴三省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,虽然脑袋被打的挺疼的,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。
吴邪将帽子和口罩丢进了垃圾桶,拦了辆出租车就准备会F区。
洗澡的时候吴邪还一直感叹张起灵用力太大,双臂被张起灵踢到的地方已经泛起了红肿。
张起灵则是一晚上没回家,大概是在审犯人吧?
B区的头头最接近核心,如果能问出些什么,肯定能抓住裘德考的把柄。
吴邪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天空,手中夹着烟,一副晚年老人的样子。
不知道有没有搜出什么资料呢……
突然之间,吴邪的手机铃声大作,惊扰了空气中的一片寂静,待吴邪打开手机之后,‘卫爷’二字浮现在了吴邪的眼前。
“喂?卫老爷,怎么了?”
“关小子,你现在在哪里?”卫爷的声音听上去很急。
“我在家里睡大觉,怎么了吗?”
“我派人去酒吧找你你没在,快点收拾东西,我们要会A区避一避风头。”
吴邪一愣,唇角勾起了一抹笑,
“好。”

《把他还给我》019.

吴邪没阻拦,只是对着张起灵说了句‘路上小心’,他除了等待,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不停的等待,等待,等待……
宛如毒蛇一般,等待最佳的攻击时间,然后一触即发,直接咬住那人的致命点。
证据,还差很多。
吴三省是不可能让吴邪去执行任务的,而且,吴邪也不知道他们的出发时间,如果吴邪没猜错的话,不,准确的说是按照吴邪的分析的话,他们应该明晚就会行动。
今天制定好作战计划,准备好装备,大约就是明晚了。
只要B区解决了,那F区,随便哪个小组都可以,轻轻松松的就能GAME OVER。
吴邪借着酒劲儿,躺在床上睡了过去,待醒来的时候,张起灵已经回来了,躺在客厅的沙发里小憩。
吴邪眸子暗了暗,给张起灵留了张去店里上班的字条便出门了。
张起灵睡眠浅,吴邪一起床张起灵便知道吴邪起来了,只不过是在装睡而已,既然已经知道了吴邪去了店里,那张起灵也便没什么顾忌的了。
只不过,有一点让张起灵很奇怪。
为什么解雨臣他们会这么快的掌握B区的全部资料?并且还是在吴邪这里吃完饭了之后。
解雨臣给出的回答是,
“我们原本就要上交的,只不过吴邪叫去吃饭,便先去了吴邪那里罢了。”
张起灵知道解雨臣他们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,只是始终抓不到点,抓不到正确的点儿上,也只能作罢。
张起灵休息了一会儿便启程回警局,他原本可以在警局休息的,只是莫名其妙的想到吴邪还在家里等他,就控制不住的跑了回去。
家?
张起灵脑海中涌起这个字眼之后,心里产生一股异样。
对于自己,吴邪那里便是家吗?
很快的到了任务执行的时间,众人出发。
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吴邪早就先一步的到达了B区,不靠近分部,只是装作游客,远远的观望。
吴邪心里感觉很奇怪,好像有什么疏漏,但是想不到是什么。
直到警队的人冲进去,吴邪才想起来,今天F区有人来这里进行交易。
吴邪轻啧了一声,赶快掏出了手机给吴三省打电话,电话铃声响了许久,却无人接听。
吴邪跑到旁边的便利店,买了口罩和鸭舌帽,带上之后就从侧边的墙冲了进去,分部里躺着许多人的尸体,皆是中枪而亡。
其中有警察的,也有混混的,当然,肯定应该也有制服的混混被带了出去。
看不到熟悉的身影让吴邪松了口气,听枪声应该是在楼上交战,吴邪准备上楼去。
在吴邪身后的不远处,一个中枪的汉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手中的手机不知道发送了什么,随后便对着吴邪冲了过去,吴邪一个闪身将那人直接从窗户里踹了出去,地上的手机发出一阵来电铃声。
吴邪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直接等着那来电自动挂断之后就看到了短信页面:
“B区被剿,快转移。”

《把他还给我》018.

吴邪回去之后张起灵还在收拾,但已经差不多了。
吴邪并没有跟张起灵说明些什么,自顾自的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,吴邪比张起灵要明了的多。
而张起灵,本身是为警官。
吴三省手下的直系警队,成员便是:解雨臣、黑瞎子、王胖子、张起灵、另外还有一个,是张起灵从未见过的人,警队里没有人知晓的存在,那便是吴邪。
吴邪从自家父亲去世的时候开始,就被吴三省搞了出来,不是派出去,而是轰了出去,当然, 是在解释了一切之后。
年幼的吴邪头脑很聪明,只是打架能力太差,为了父亲,他愿意改变。
十年的时间,有了空闲吴邪便去跟着黑瞎子一起打打架,自己经营着小店,倒也是轻松。
十年的时间,足够吴邪去接触一些核心机密了。
卫爷收养了吴邪十年,也算是看着吴邪长大,对吴邪相当的信任,卫爷所知道的事情,吴邪便知晓。
比如组织强大到遍布整个M市,比如组织占领的A-F六个分区,比如A区是总部,比如吴邪所在的是F区。
组织的头头裘德考就在A区,他是一个偷渡过来的外国人,不知道利用了什么法子,反正是在这M市站稳了脚步,取代了曾经老九门的地位。
是的,老九门,也就是吴邪爸爸的爸爸,吴邪的爷爷,他们那一代,曾经是整个M市的黑道,而后为了洗白,吴邪的爸爸这一代便去当了警察,而现在,到了吴邪这一带……
倒也不是说不允许有黑道的存在,只是,这个黑道进行的交易实在是太广泛,如若不除,那整个M市便可能会堕落。
吴邪爸爸的逝去算是一个导火索,十年内,吴邪协助警局捣毁了C、D、E、三区,如今的F区也算是摇摇欲坠了,裘德考的势力一下子只缩小到了A、B两区,但A区的繁荣,足以支撑裘德考东山再起,如今,只要再去摧毁了B区,只留下F区这些人,便有可能进入A区,接近了裘德考的身边。
B区的大致情况,吴邪已经完全打听清楚了,趁着之前跟胖子他们吃饭,资料也已经传递了出去,接下来,只有等消息了。
吴邪很想跟着去参加任务,但没办法,只能等,等他们传来好消息,等他们帮自己铺好路,等到进入A区的时候,将整个裘德考集团,全部剿灭。
十年来,证据的收集从未停歇,可却没有任何能直接指出裘德考的直系证据,旁系的证人也因为证词不足无法使用,最后只能落得个将小分支关个几年的下场,裘德考也毛发未伤。
吴邪泡在浴缸里,直到听见张起灵走过来的敲门声才猛然回神。
他现在,应该要回去制定作战计划了吧?
“吴邪,泡太久了,出来吧。”
“啊,好,小哥你要洗澡吗?”吴邪从水里站出来,水都没擦就直接穿上浴袍开了门,“现在浴室里面可是很暖和的。”
“不了,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,你先睡觉吧,不需要等我。”
果然。

《把他还给我》017.

张起灵把吃食摆好出来叫人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地的酒瓶子,四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得开心,吴邪的笑容让张起灵的心跳慢了一拍。
该怎么说呢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笑的这么放松的吴邪,那笑容,让张起灵想起了小时候在公园遇到的一个可爱的小男孩。
“嗯?小哥?”吴邪眼尖了看到了张起灵,“在那儿站着做什么呢?过来一块儿歇着啊。”
“准备好了,一边吃一边喝吧。”张起灵指了指旁边的饭桌。
“好。”吴邪站起来,“哥几个换地儿来。”
“走起走起。”胖子与吴邪哥俩好的搭着肩,首先进了厨房。
黑瞎子跟着解雨臣的后面,与张起灵打了个照面。
“我不知道你在小邪这里是有什么目的,但是若你敢玩弄小邪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。”解雨臣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,随后就带着笑脸跟吴邪挤作了一团。
“你们跟他都认识?”张起灵问着在后面的瞎子。
“嘛,算是吧。”黑瞎子挠了挠头,还是决定不多说了,毕竟机密还是少些人知道比较好。
“别说我的身份。”
“哥几个都不傻。”黑瞎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,“虽然咱是兄弟,但是瞎子我还是会站在媳妇儿这边儿的哈。”
“……”张起灵不太明白,这群人是不知道吴邪的身份吗?还是知道了吴邪的身份在做戏?
“小哥,傻站着做什么呢?”吴邪招呼着张起灵,酒都走了一轮了,张起灵还在那站着,让吴邪有些不解。
“没什么。”张起灵坐到吴邪的身边,“少喝些。”
“没事儿,今儿我开心。”吴邪往嘴里塞着菜,乐呵。真的是开心,又开心又放松。
吴邪的笑容在座的人都看在眼里,而有的人是发自内心的为吴邪开心感到开心,而有的人却不清楚是不是了。
酒足饭饱之后,张起灵收拾着家里的东西,吴邪送解雨臣、瞎子、胖子三人下楼,坐入电梯内解雨臣才开了口。
“他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了?”
“嘛,应该是三叔怕我在这里的身份暴露了,所以派他过来‘监视’我吧。”吴邪摸了摸头,“他是新来的?”
“大学期就入警局,只是最近才刚刚报道,一报道就分到你这里了。”
电梯‘叮’的一声,到底了,解雨臣将手机合起来塞进胸口处的内兜,
“他是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。”
“嗯……”吴邪勾了勾唇角,“这样也好,方便我稳固地位,顺便打入更深的地方。”
“你难道就不怕他对你出手么?”
“任务完成之前,不要让他知道任何事情。”
三个人看着吴邪,最终还是瞎子走过来拍了拍吴邪的肩,吴邪大部分打架的招式,都是瞎子教的,也算是半个师父了。
“吴邪,你若是出事了,花儿爷会伤心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三人没在说什么,拦了辆出租车便离开了,吴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烦躁的抽了几支烟,随后才上楼。
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暴露。

《把他还给我》016.

“怎么了?”张起灵从厨房里面冲了出来,就看到被人扑倒的吴邪躺在地上,张起灵微微皱眉,“吴邪?”
“小花,你他娘的快放开老子!”吴邪挣扎着,“几天不见你丫是不是长胖了?”
“吴邪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。”解雨臣从吴邪的身上爬了起来,“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?”
“啧。”吴邪在地上坐着挠了挠头,“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“咱不是听说小三爷铁公鸡拔毛了,跟过来看看稀罕吗?”黑瞎子把解雨臣往自己的怀里一搂,光明正大的就揩油。
“秀恩爱的话就快给老子滚啊,辣眼睛。”吴邪嫌弃的站起身拍拍身子,“死胖子,叫你过来竟然给老子带来这么大的麻烦,你在警局里当电灯泡还没当够是不是?”
“嗐,这不是胖爷一听说你请客,一激动嚎了一嗓子,这丫听见了就非要跟过来嘛。”胖子把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吴邪,“给,你让胖爷买的。”
“谢谢。”张起灵将袋子接了过去,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黑瞎子和解雨臣。
“小邪,跟你一块儿的这位是……?”解雨臣挑了挑眉,无视黑瞎子的阻拦直接开口问。
“哦,这是小哥,叫张起灵,跟我一块儿住的。”吴邪反应过来还没自我介绍,就扯了扯张起灵的衣袖,“小哥,这是解雨臣,我发小,旁边那戴眼镜的傻逼你可以无视他。”
“小三爷,你竟然这样介绍瞎子我。”黑瞎子一副受了伤的状态趴到了解雨臣的背上,“媳妇儿你看他。”
“行了你。”解雨臣好笑的拍了拍黑瞎子,“我是解雨臣,这位是黑瞎子,你好。”
“你好。”张起灵淡淡的看了一眼,提着袋子就准备回厨房。
“你们随便坐。”吴邪招呼着,“小哥今天给你们露一手。”
“小邪。”解雨臣从黑瞎子的身后掏出来一个大袋子递给吴邪,“好不容易聚一次,可不能少了这些东西。”
“酒?”吴邪接过袋子看了一眼,“挺好,省的我出去再买了。”
“咱先喝着。”胖子把客厅茶几上的东西一堆全挪移到了下边儿的台子上,“坐坐坐。”
“死胖子,你丫能别一副自己是主人的姿态不?”吴邪不满的对着胖子的肥腿踢了一脚,坐到了一边儿。
“嗐,自家兄弟,计较这么多干啥。”胖子伸手拿了瓶儿啤酒,往嘴里一塞一别啤酒瓶盖儿就这么掉了下来。
“你那牙是怎么长的?”解雨臣有些嫌弃的从袋子里摸出来开瓶器给自己开酒。
“大老爷们,喝酒就得这样喝!”胖子给吴邪开了瓶酒递过去,“来小天真,咱哥俩喝一个。”
“别一会儿饭没吃就喝趴了啊。”吴邪接过酒瓶子也不拒绝。真的是该放纵一下了。
“嗐,别担心那没影儿的事儿。”胖子搂着吴邪的肩膀,“你小子也是辛苦,今儿这儿都是自己人,敞开了喝。”
“好,谁也别给老子溜啊。”吴邪笑着,四个人的酒瓶子磕在了一块儿。

《把他还给我》015.

“吴邪,吴邪?”
“啊?”吴邪回神,“怎么了小哥?”
“我们到了。”张起灵站在出租车的外面,“你怎么了?”
“没事。”吴邪摆了摆手,跟在张起灵的身后下了车。
又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了啊……
吴邪回家之后就躺到了沙发上,抬手捏了捏眉心。
好累……
“吴邪,累了就去休息。”张起灵将菜放好之后回到客厅就看到一副死人样儿的吴邪,走过去拍了拍吴邪兄弟肩膀。
“嗯?没什么,我就是有点无聊。”吴邪笑了笑,“别放在心上,我这就给胖子打电话。”
“别太勉强自己。”张起灵说完这句话就留下愣着的吴邪一个人在客厅,自己去了厨房收拾晚上要吃的东西。
吴邪愣了半晌,回过神来竟感觉心里的冰有了裂痕?不行,不能这样,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不可以谈情说爱,不可以动心,否则……
全盘皆输。
“喂,小天真,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?竟然给胖爷打电话。”
“胖子,买点儿火锅底料还有涮的东西,来我家吃火锅。”吴邪把手机离耳朵挪远了点儿,掏了掏耳朵,“菜什么的我跟小哥都买了。”
“吴铁鸡你请客?!!”胖子大嚎了一声,“胖爷没听错吧?铁公鸡你拔毛了?!!”
“去你大爷的。”吴邪笑骂,“爱来不来,不来我跟小哥一块儿吃。”
“来来来,大爷您等好,胖爷我随后就到。”
“来晚了就不给你留了啊。”
“好嘞好嘞。”
吴邪挂了电话,探头往厨房看了去,看到围着围裙洗蔬菜的张起灵,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暖了起来。
“小哥。”
“吴邪。”张起灵转过身,往吴邪的嘴里塞了个兔子苹果,“甜吗?”
“唔……甜。”吴邪嘴里塞着苹果,充当耳朵的两瓣苹果皮翘在外面,莫名的有些萌态。
“那就好。”张起灵勾了勾唇角,将盘子递给吴邪,“出去吃,等着饭吧。”
“哦……”吴邪捧着盘子,回过神来就到了客厅了……
吴邪一拍大腿。妈呀被色诱了!刚才明明只是想告诉张起灵自己跟胖子约好了而已……
“小哥!”吴邪啃完苹果,捧着空盘子又跑回了厨房。
“怎么了?还吃?”张起灵回过头,不解的看着吴邪。
吴邪一愣,傻乎乎的摇了摇头。“我来送盘子。”
“放那边吧。”
“哦……”吴邪把盘子放到水池里,“用我帮忙吗?”
“不用,你出去吧。”
“哦……”吴邪走到厨房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是过来干嘛的,“小哥我跟胖子说好了。”
“嗯,好。”
“……”吴邪鼓了鼓腮帮子。这闷油瓶子一笑杀伤力竟然这么大,淡定淡定……“小哥你喝酒吗?”
“你想喝?”张起灵手中的动作没停,头也没回。
“胖子估计会喝,要不我出去买点儿?”
“好。”
吴邪点了点头,出去拿钱包外套换鞋就往外面走,一开门,吓得差点儿没跳起来。
“卧槽?!!”